R庭有枇杷树

要努力呀!

【周叶/军戏】繁声〈一〉


【sp预警,圈外勿入】


餐饮提示:
1.架空设定,军阀周x戏子叶(我叶风骚,不接受就不要入了...)(有点新大陆?)
2.单纯的脑洞,相关题材的文看的不多,可能写不出感觉吧,真的肥肠不专业了...
3.对叶神的设定在于,他既然是站在荣耀巅峰的人,那么默认到了哪个领域都是那个行业最最顶尖的
4.不是民国时期paro!不是古风!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啥...文风不讲究,多担待...(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hold住这种风格x)
5.旧嘉世,老冯都是反派设定,有萌他们的给姑娘们道个歉w

唔……这种风格的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喜欢,反正我写的挺想死的x

#谁知道我最近为啥这么想开短篇系列
#自己挖坑自己嗨系列
#慎入*3

※sp预警,圈外勿入
※此人多半是变态,拍叶上瘾(绝对是疯了x)


---

〈一〉

  那是万千繁杂的乐声中,最最熟悉又陌生的一道动人的嗓音。

---

  五月微风正暖的时候,叶修握了把空白扇子坐在兴欣的后院子里,身后不疾不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叶修没有回头,一身长衫在微风下显得很是儒雅。

  但熟知他的人都知道,儒雅也不过就是个表相罢了,年纪不大心格外赃的叶修叶大老板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没下限——当然,更多的时候还是人称他为君老板。

  虽然心脏的没处寻它原来那个色儿,但是这副皮相倒还真是让人心服口服,使得这么大个班子就他一个上得台的也足够撑场子。

  看清了树边坐着的那个懒散身影时,周泽楷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小时候曾经从说书先生口中听闻的一句诗。

  东厢月,一天风露,杏花如雪。

.

  周泽楷第一次见叶修是在一个没有星子的黑夜。

  早些日子一则消息在举国上下之间闹的人尽皆知,说是清风闲里新来了一个叫做“兴欣”的班子,班主君莫笑正是传言中的那种风云人物。

  神秘莫测,能文能武只是人们对他的第一印象,传说中这人扮什么像什么,眉间眼角俱是一出戏,更夸张的是每一次见他全都是不同的样子,仿佛长了千面,只要开场的最后一出是他的戏,戏票就是千金难求那么一张。

  最要命的是,这人一逢出场必然场场爆满,票友如云,却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。早有名家文人执着扇子在小茶楼里唏嘘:您说这位要是巡回公演啊,削尖脑袋都得进去听上那么一出!——要不?亏的慌啊!

  周泽楷来杭这些日子,清风闲的事儿一向不太上心,流言里的人,于他而言更是毫无兴趣。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夜的追杀,这一切同他的世界原本是毫无交叠的。

  周泽楷记的清楚,那是个无风的夜晚。

  军阀统治与当时的政府正是各执半壁江山,沪上周家到了周泽楷这一代已经出了三代司令,与政府的私下斗争纠葛从来都是避无可避,周泽楷虽然不喜欢,但却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,更有江家的二少,他的发小江波涛随同保护,周泽楷从未落过单。

  但那大概是个不赶巧的一天,当他莫名其妙的独身陷入到一场包围中时,尚不能确认对方的来头与目的,周泽楷也只得三下两下的甩脱了人,身上受了伤,但却不是很重。各种情报缺失导致他无法确认追兵的数量,一直兜转下去太容易暴露目标,此时漆黑的夜里已是万家熄火,只有清风台上还亮着一盏盏暖黄的灯,台底下坐着一个个热情的座儿。

  周泽楷翻进二楼的时候,他正站在台上飞扬着水袖,身段婉约,眉目之间似有深情。

  那天晚上叶修扮的是个旦,一开腔如余音绕梁,贯彻云霄,珠翠青珞,举手投足间极尽曼妙。周泽楷看不懂名堂,只本能的觉着二楼不安全,踩着楼梯路过栏杆的时候,听见他婉转的音腔徐徐唱道:

   ——恰初遇杨柳和春,一倾风叶别处舟(周)。

  周泽楷凝神听着,不知怎么缓缓露出一抹笑来,台上的叶修恰在此时同他遥遥对望一眼,正是个柔弱女子的模样,眉目含情,一双眼睛很是勾人。只那么一个眼神,却胜过千言万语,唤起周泽楷记忆里听过的所有关于君莫笑的传言,只在心里道一句果然厉害。

  他这边正凝着神,突然一声枪声大作,座儿们惊叫着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纷纷四散开来,从各个方向夺门翻窗,场面一时乱做一锅粥。周泽楷皱了皱眉,刚想动身,却见台上的叶修仍旧旁若无人一般,只唱着他的戏,眼睛一瞟空空如也的座位,仍自唱的起兴,一词一曲,婉婉约约如云中高月。

  拉胡琴的老先生早给那一枪吓瘫在了地上,反应过来只顾疯狂逃命,叶修没了伴奏,倒也不慌不恼,水袖一扬踏起碎步,周泽楷鬼使神差的在空无一人的场内寻了个座,叶修不动,他便也就坐着不动,叶修便成了台上唯一唱腔,周泽楷便成了台下唯一的看客。

  虽是随便选了个座,周泽楷这座位置倒也颇有讲究,各处死角,从从容容这么一坐,子弹绝对打不到他这儿。而台上的叶修可不是这么回事儿,一颗子弹穿透窗纸,从叶修的鬓边斜擦了过去,差的不过毫厘,他连眉毛都没动一下,继续唱着他的词,子弹呼呼从他身边飞过,有的是没打中,有的则是他特意躲开来。

  从小玩枪长大的周泽楷此时只觉得下巴都要给惊掉了,偏偏叶修脚踩着节奏,一旋身一扬袖,子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,愣是纷纷擦过,半点挨不着他,而他的戏仍旧未曾有丝毫的停顿,任由子弹如倾泻的花雨,他立在台上,连一个眼神都十分吝啬。

  那个时候他像是绝对投入到戏里,周泽楷压根儿就不知道叶修唱的都是些什么,只见他那手腕微旋,顾盼生姿。

  没了胡琴托音很吃嗓子,周泽楷虽然不是内行,听了这么一会也倒听出点门道,枪声仍旧砰砰的响着,周泽楷发现自己这位置离的与那胡琴颇近,便一个滚身取了来,用他那不高超的胡琴技术吱吱呀呀的给叶修伴起了奏。

  叶修其实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打量周泽楷,那一身不浓的血腥味儿瞒过任何人,却独独瞒不过叶修,此时见他去摸胡琴的举动,颇有些意外的挑了一双眉,接着响起不成调的杂音,听的叶修又是眉头一皱,只觉得耳朵瞎了,半唱半喊的拿戏腔调戏了他一句:“嗨咿——这厢的胡琴怎得如此难听。”

  周泽楷不理会他,只管低头拉琴,琴音犹自鬼哭狼嚎,叶修见了,一乐,又去看向周泽楷的眉目,遥遥一指扬声叹道:“嗬呀——谁家的儿郎又得这般俊俏。”

  叶修笑完这句,眉头却是锁住,胡琴声音洪亮,他这曲不成曲,调不成调的,却偏生是个节奏,叶修虽是没听过,此时犹自一边唱词一边凝神,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想,这人应该是用胡琴来传递什么信号。

  啧,有点意思。

  他这边水袖一扬,一出戏已是接近尾声,外面除了枪声,没什么别的动静。二人一直仔细听着,却是一道黑影破窗而入,直奔台上的叶修,叶修犹自旋了个身,周泽楷眼底一抹惊色,就见叶修袖里不知何时探出枪口,黑洞洞的那么一指,当场一枪爆头,浓郁的血腥味儿一时间炸开,激的人几欲作呕,脑浆四溅,血肉横飞。

  周泽楷皱着眉擦了擦溅了一身的血,离开的时候叶修正唱到那句“送将军——”,语调婉转哀切,像是一把重锤,在他的内心落了音。

.

  “呦,这是来找我算账来了?”

  叶修看着周泽楷那张有些气鼓鼓的帅脸就被他逗的一乐,也不去理会现在被人强迫着趴在他腿上的姿势,浑身放松,任由那人大力的按着他的腰,懒洋洋的提不起劲。

  五月正是落花时节,杏花的花期过了,风一吹,便不免带落些许纷纷攘攘,在空中旋转翻飞。周泽楷整个人正沐在这花雨里,也不去计较叶修选的这个位置,满脑子飞速掠过的仍是那天他推开自己时就给他的那样一个眼神。

  他对叶修的眼神真是毫不陌生,甚至什么样的眼神他都见过。

  此时趴在膝上的他犹自从容洒脱,一身浅色的衣衫,手中空白扇面在指尖挽了个花,儒雅闲泛的像某个书院的教书先生,让人料想不到,这是台上那个回眸一笑,风情万种的伶界之王。

  这种时候还这么闲散,周泽楷确实很生气。他压根就没弄懂形势有多么严重,周泽楷想,即使他清楚,他也不应该就这么只身掺进来,这趟浑水,原本他一个人趟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 叶修丝毫不理会自己在周泽楷眼中就是个添乱的形象,或者说——

  “你这是在担心我?”

  他笑了一声,眼睛懒洋洋的眯起些许,手中的扇子飞快的被周泽楷夺走,在他身后狠敲了一记。叶修扬了扬眉,在周泽楷面前,还是收了那嘲讽的要死的气场,他不开腔的时候,整个院内沉默的只有周泽楷的巴掌音。

  周泽楷抿着唇,微皱了一双漂亮的眉。他跟叶修沟通从来就没有障碍,只是觉得自己跟他说过的话都不怎么好使——虽然他一共也没说几句,但这不是重点。老实说,周泽楷并不喜欢看着叶修为了任何人以身犯险,尽管那个人是他,他也不太喜欢。

  叶修沉默下来,身后的闷响一下一下挟着风,传递着汹涌的怒意,疼痛如期而至,咬在身上激起一层热度。巴掌落上臀肉的时候,周泽楷按着他的腰总会多几分劲儿,尽管叶修觉得没什么必要,因为他压根就没想着要躲。

  叶修的腰上正中有一个很小的凹陷,此时的姿势使得那处更下凹了一点,于是正当周泽楷再一次扬起巴掌的时候,一阵风携着一朵杏花慢悠悠的飘落下来,巧也不巧,正落在那个小小的凹处。

  叶修等了半天,没见下一巴掌落下,正有些诧异,周泽楷突然握起他修长漂亮的手,往他手心里放了一朵落花。叶修扑哧一乐,笑道:“小周你这……嘶。”

  “啪”一声,迟疑了一会的那一巴掌已经飞快的跟上来了。

  叶修又沉默着闭了口,身后跳动的疼痛一下甚似一下,挨多了他也有些受不了,渐渐的发出一些低低的喘息。周泽楷无疑是很有力气的,巴掌像铁一样,叶修虽然摆开了架势任由他打,终究还是疼得锁了一双眉,额角渐渐落在一滴汗水。

  他想,他还是理亏。

  所以没办法就这么面对小周。

  不过他已经跟他摊了牌,差点也都交了底——周泽楷执着起来是非常可怕的,一如现在,他一副非要打到叶修认错的架势,也让叶修有些无可奈何。

  他只能尽力的抑制住自己本能的躲避疼痛的举动,看起来像是一种刻意的迎合。下一巴掌不偏不倚打在已经有些微微肿起的臀峰,叶修低哼了一声,飞快的叫了停。

  “小周啊,够了。”叶修轻叹了一口气:“是我的错。”

  “不够。”周泽楷抿着唇,却是暂时停了巴掌。

  “再打哥就被你打死了,你不心疼啊。”叶修叫了一声,他倒不是有多疼,只是周泽楷这样实在让他很难捱。

  周泽楷沉默着不发一言,这已经是叶修骗他第三回了。

  关心则乱,他也觉得自己确实很好骗,甚至叶修玩弄他的感情他都没有异议,这本就是一个双向选择,只是尽管如此,并不能代表他心里就很好过。

  周泽楷不善言辞,但是内心的世界却是相当的复杂。

  他停顿了一会,手指却是探向了叶修的腰间,将他身上那件底裤也脱了下来。裸-露在外的皮肤已经红肿成一片,从触感上面都能摸出硬块,周泽楷又是紧紧抿了唇,重新狠狠的冲着那个高翘的屁股扬起了巴掌。

  得——

  叶修再一次闭了嘴,还难得在这样的巴掌下产生了那么点心虚的情绪。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剧烈,叶修短促的哼了一声,手指不自觉间便用了几分力拽住周泽楷的裤腿。也许他用力比较大,指节都攒的微微发白,让周泽楷再一次质疑起自己的掌力。

 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其实他现在手掌早就麻了,只在每一次落下的时候震的生疼。也不管打了多少下,叶修一直很服帖的样子,让他的心里没了几分底。

  “消气了?”

  见周泽楷停了手,叶修有些惨白的脸带上一分虚弱的笑,回头瞅了瞅周泽楷,身上已经出了不少汗。周泽楷最后又落下一记,感觉心里闷闷的,轻轻的帮叶修揉了一下,叶修果然“嘶”了一声。

  “前辈,要说。”

  周泽楷皱了皱眉,帮叶修揉了揉身后,重新整理好,一双眼睛里暗沉沉的,给叶修一种刚刚趴下挨了顿揍的是他而不是自己的感觉。叶修习惯性的揉了一把周泽楷的头发,看他小孩一样嘟着嘴仍旧不开心似的,笑着哄道:“哥都让你揍一顿了,你就给哥这个表情?”

  叶修要是再为他犯险,周泽楷觉得,他连这个表情都做不出来了。

  叶修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,伸手轻轻抱住了他,过了一会,才轻声唤到:“小周。”

  他知道周泽楷一直有个问题还没有问他,叶修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看上周泽楷那双眼睛,周泽楷眼睛里翻涌的情绪被他悉数收入眼中,他顿了顿,同他轻声的说道:

  “在戏台上,您就是座儿。”

  “在戏台下,你就是我。”

---

这个小周和我以前笔下的小周很不一样。
大概……很爱老叶但是更加主动吧。
于是码完这章之后,挖个破坑后文不想填了_(:з」∠)_
总感觉这对儿,拍不出我的萌点(瘪嘴)以后还是不要瞎吧唧尝试了x
果然这样的拍叶周才是萌点吗,周拍叶的会不会有点尬



懒得转微博了这么多字lof应该不会封我吧..不会吧...

 




评论(21)

热度(80)